登录 用户中心() [退出] 后台管理 注册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首页 >> 桂林·读书 >> 桂林·读书 >> 主题: 《代人受过》作者:红尘紫陌    [最新]
标题
《代人受过》作者:红尘紫陌
gogo
浏览(2109) - 2014-04-28 14:04:36 发表 编辑

关键字:



此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88685

民国文。民国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灾难、最为曲折的时期。此文两年前就在晋江上得到一片赞声,可我是近斯才开始看。因为知道要中国要经历怎样的屈辱、磨难,所以我历来都尽量避免看民国文,可最终还是被此文所吸引。

何处淬吴钩?一片城荒枕碧流。曾是当年龙战地,飕飕。塞草霜风满地秋。

霸业等闲休,越马横戈总白头。莫把韶华轻换了,封侯。多少英雄只废丘。

-《南乡子》纳兰性德

本文无关爱情。之所以选择耽美,因为这是民国时一对出身军界豪门世家的兄弟情感的故事。

严厉而残酷的家法限制着一代贵族子弟心中那付出一生也要去追求的梦想,兄弟情谊,父子恩仇,让他们在痛苦无奈和相互的关爱和命运的捉弄中激起一道道波澜。

汉威眉峰微颤,眼里流露出失望而委屈的泪水,他很清楚大哥这简单的两个字是什么含义。但他还是很快的强忍了愤怒和失望,定了神抗争地问:“司令这是动军法还是家法?要是军法,司令一句话,汉威这就去军法处领军棍;若是家法,威儿回家后凭大哥处置。”

杨汉辰起身平静的说,“若是治罪,就治我杨汉辰的罪。若有人想隔过汉辰动舍弟,就请先从我杨汉辰的身体上踏过去!”

惨白冰冷的月光下,胡子卿那澄澈如晨星般的明眸闪着璀璨的泪光,俊逸的面颊上却洋溢着春日阳光般绚烂的笑容。他轻轻扶了汉威站起身,坦然的伸手给汉威笑了说:“来,告个别吧。可能以后你再也见不到胡大哥了,再叫我一声哥哥吧。”

胡子卿却将手表紧紧按在汉威手里说:“拿了吧,我用不到了。看到它,就想想哥哥,想到哥哥,就替哥哥报杀父之仇呀。~~胡大哥这张被强扯上桅杆的帆,终于可以卸下来了。不过,汉威,你有个对你尽心尽责的好大哥,你要好好学、好好干,真若有一天能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时候,我们的小威儿肯定比你胡大哥当年强上百倍。”

gogo
2014-06-17 15:13:45 发表 编辑


最近又重新翻阅的一次,总觉得此文中的杨汉辰带了桂林军阀白崇禧的影子。

gogo
2014-06-17 15:25:57 发表 编辑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白崇禧加入广西北伐学生敢死队,随协统赵恒惕至湖北汉口,与北军对峙。1912年1月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4月政府北迁,白崇禧被编入南京陆军入伍生队接受入伍训练,半年后入武昌第二陆军预备学校,课程与旧制高中大体相同,外加军事科目。1914年春毕业,入北苑陆军第十师(师长卢永祥)实习,10月升入中国军事界最高学府——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学科以战术、筑城、地形、兵器四大教程为主。

1916年12月白崇禧毕业,被授予上士,自愿请求分发到新疆见习,因陕西正与北京政府为敌,道路不通,故未能成行。1917年1月回广西,在桂军陆荣廷部第一师第三团任见习官。5月白崇禧调模范营(营长马晓军)任代理少尉连附,见习半年升少尉,不久升中尉。1918年1月随谭浩明出师援助湖南,被吴佩孚打败。1919年初任广西陆军第一师步兵第二团第一连上尉连长,随团长马晓军进左江流域剿匪,白崇禧将应招或俘虏的土匪八十余人枪决,对土匪采取严厉手段,匪焰顿消。1921年秋,马晓军模范团改为田南警备司令部,白崇禧任第一营营长。马晓军部在百色被自称广西自治军第一军总司令的刘日福(陆荣廷、谭浩明残部)包围缴械,白崇禧因援救马晓军而摔断左腿,赴广州休养,经朱培德引见,在石龙车站大元帅专车上见到孙中山。

1923年1月,黄绍竑欲脱离李宗仁向外发展,派陈雄到广州与白崇禧联络,白崇禧乘机劝他靠拢军政府。5月黄绍竑被沈鸿英任命为第八旅旅长,在白崇禧的联络下,6月孙中山任广西讨贼军总指挥,白崇禧任参谋长,白崇禧制定了统一广西的方向,派黄绍竑到玉林会晤李宗仁,商讨合作事宜。7月18日,黄绍竑、白崇禧设鸿门宴解决了镇守梧州的沈鸿英部冯葆初部队,正式打出“讨贼军”旗号。9月讨贼军与粤军李济深合作,夹攻广西军独立师陈天泰部。11月19日,广西讨贼军白崇禧部约五千人,击败自治军陆云高,占领平南,打通梧州上游,实力大增。

1924年3月31日,广东西江善后督办李济深联合广西讨贼军白崇禧部,在都城将企图进袭梧州的大本营第七军(桂军)刘玉山部师长陈天泰部缴械。4月6日陆荣廷和沈鸿英开战,白崇禧派黄绍竑赴桂平与李宗仁会商时局,李宗仁欲联陆倒沈,白崇禧电话陈说利害,遂改变主意决定联沈讨陆。5月23日“讨贼军”与李宗仁“定桂军”合作,通电请陆荣廷下野,5月28日白崇禧自桂平贵县向宾阳黎塘进发,以谋取南宁。6月21日白崇禧占宾阳,自治军陆福祥部曾超廷、刘锦华分别败走迁山、隆山。26日白崇禧的右翼军率先进入南宁,28日白崇禧占迁江,自治军陆福祥等败走都安。7月22日,白崇禧率部再从南宁出发,31日进驻柳城。8月11日白崇禧联合沈鸿英多次败陆荣廷部韩彩凤,占领柳州,9月7日白崇禧部(钟祖培、夏威等纵队)攻占庆远,9月21日陆荣廷通电下野。10月1日,白崇禧通电宣布讨陆战争结束,广西自治。

小有名气

1925年1月5日,唐继尧派出两路大军,假道广西,声称前往广州视事,为占领两广而发动了第一次滇桂战争,29日沈鸿英军也分兵三路向李宗仁、黄绍竑进攻,30日战事开始,李、白崇禧由桂平进向武宣象县,31日占领武宣。2月1日白崇禧、黄绍竑通电讨沈,2日李、白军(钟祖培、吕焕炎等纵队)败沈鸿英部邓瑞澄、邓佑文师于武宣二塘,占领象县,3日白崇禧大破沈鸿英部邓瑞澄、邓佑文于武宣,占领象县、蒙山,9日白崇禧部占领柳州,邓瑞澄、邓佑文东北走中渡、桂林,11日白崇禧部占中渡,进取桂林,16日攻占六塘、良丰,击毙沈鸿英部旅长莫显成,17日占领桂林,沈鸿英部(邓佑文、邓瑞澄)北走全县,23日白崇禧部占全州,邓瑞澄、邓佑文分走湘黔。3月28日沈鸿英趁白崇禧南去,与唐继尧军相结,袭据桂林,沈荣光袭据平乐。4月10日白崇禧部回师,沈鸿英退出桂林,23日白崇禧军(钟祖培等)败沈鸿英于义宁,24日白崇禧在桂林、古化间之两江塘大破沈鸿英部(邓佑文、沈荣光等),歼其主力,沈鸿英化妆逃走,5月3日白崇禧军攻占古化,沈荣光、杨子德北走,沈鸿英部被肃清。5月5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范石生、杨蓁通电讨唐继尧。6月8日,白崇禧会同黄绍竑大破滇军第一路第十军张戊骥近卫军王洁修于沙埔(柳州北),俘虏二千余人,王洁修战殁,滇军退罗城融县。6月24日白崇禧、黄绍竑占领庆远,25日再败滇军于怀远。7月7日滇军龙云、胡若愚自南宁向左江西退,白崇禧在统一广西战斗中表现出的卓越策略才能使他获得“小诸葛”的雅号。10月1日,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驻湘西的熊克武乘机开往粤北,与陈炯明暗中勾结,广州国民政府派李济深入桂与白联络军事合作等事宜,后白崇禧亲自率兵三路进至湘粤边境堵截熊克武。11月16日,白崇禧破川军熊克武部于广西全州,毙其总指挥罗觐光。


北伐扬威


1926年1月26日,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与谭延闿、宋子文、甘乃光,由白崇禧陪同到梧州与李宗仁、黄绍竑及湘军唐生智、黔军彭汉章之代表商两广统一及北伐问题,30日两广宣言合作,集中革命势力,设统一委员会,李宗仁接受国民政府任命的第七军军长,汪精卫等人即自梧州回广州,白崇禧随行到广州会谈两广统一具体事宜。2月4日晤蒋介石。2月17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派汪兆铭、蒋介石、谭延闿、宋子文、李济深、白崇禧等七人为特务委员,筹议两广政治财政军事统一事宜,24日国民政府成立两广统一委员会,但有些意见无法达成共识,将政治军事财政统一办法交白崇禧带回照办。

1926年3月25日,国民政府代表陈铭枢、白崇禧到长沙,成功争取湖南唐生智归附国民革命军,掀起北伐战争,4月4日离长沙返粤,25日回广西,广西第七军提前进入湖南北伐。5月10日李宗仁、白崇禧均到广州,动员国民政府迅速出师北伐。6月4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临时会议通过《迅速出师北伐案》,5日任命蒋介石为总司令,在蒋的一再恳请下,7月14日白崇禧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行营参谋长、代理总司令部参谋长,27日蒋介石离广州到前线督师,白崇禧随北伐军总司令部参加指挥战争。10月1日蒋介石指挥南路猛攻南昌,5日白崇禧指挥第二军鲁涤平、第一军刘峙师占领江西樟树镇,6日进占丰城。11月2日北伐军对江西发动第三次进攻,4日第四、第七两军(白崇禧协调)破孙传芳军于九仙岭,5日与第六军联手在涂家埠大破卢香亭全部,6日白崇禧督第七军夏威、陶钧旅歼灭卢香亭部于吴城镇,毙其旅长刘士林,卢仅以身免,8日白崇禧率第七军(陶钧旅),第二军(戴岳师),第三军(朱世贤师)之各一部,追击南昌败兵至滁槎、马口圩,擒郑俊彦部旅长李彦青、王良田、杨赓和等,俘一万五千人。12月5日第一军自赣东向浙江出动,王俊、白崇禧分任纵队指挥官。


5月1日,白崇禧任南京政府第二路军(总指挥蒋介石)代理总指挥,辖第六军(代军长杨杰)、第三十七军(军长陈调元)、第四十军(军长贺耀祖),由南京上游渡江,任津浦路正面作战,连破直鲁军。6月20日参加了蒋介石和冯玉祥合作的徐州会议。7月6日特任军事委员会委员。7月10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失利,临沂久攻不下,下令撤围,命第四十四军叶开鑫等部进向峄县、枣庄,驰援临城,并放弃蒙阴、费县,13日致书程潜请调解宁汉之争,14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敌军北退,决再度围攻临沂,23日津浦线直鲁军越过韩庄,迫近徐州,白崇禧再度撤临沂之围赴援徐州,24日直鲁军徐源泉、许琨等部占领徐州,王天培军退宿州,第二路军因自枣庄退台儿庄,对徐州设防,25日蒋介石到蚌埠会同白崇禧部规复徐州,31日白崇禧指挥陈调元、叶开鑫等部反攻徐州,6日蒋介石回南京,白崇禧率第二路军自苏北后撤,10日第二路军自淮海后退。8月12日任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与李宗仁一起“逼宫”,要蒋“不宜以个人地位而牺牲党国大计”,迫使蒋介石13日通电下野,桂系把持了中央大权。8月20日白崇禧兼任淞沪卫戍司令,21日就职,正式宣布戒严。

8月21日,白崇禧邀请上海名流举行以筹款为目的的茶话会,25日乘车准备回南京,途中得知孙传芳部袭击南京,白崇禧立即返回,26日白崇禧命第一军第十四师卫立煌自镇江反攻,夺回龙潭,28日孙传芳军再占龙潭西扰尧化门,革命军第一军败退麒麟门,南京危急,白崇禧亲到镇江指挥,29日督第一军(陈诚师)第七军(夏威、李明瑞、胡宗铎、陶钧师)自南京东进,亦指挥第一军刘峙、邓振铨、顾祝同师自镇江西进,30日继续发动猛攻,31日白崇禧等督率各军扫荡龙潭附近孙传芳军,猛烈追击,将孙传芳军击退。9月14日,第十四军军长赖世璜因开罪于白崇禧,在上海以违抗命令被捕,实际上是因为白无直属部队,思改编该军。9月17日被选为南京军事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主席团成员,20日在紫金山侧小营大操场举行就职典礼。10月14日白崇禧编组第十三军(原王天培旧部第十军),自兼军长,以赖世璜旧部为第一师。10月20日,南京军事委员会下令讨伐唐生智,白被任命为前敌总指挥,11月初攻占武汉。11月17日,张发奎在汪精卫指使下发动“广州事变”,篡夺了李济深在广东的领导权,21日白崇禧令上海市长张定璠监视汪精卫行动,白即往汉口与李宗仁商对付广州事变,12月7日南京军事委员会派李济深率陈铭枢、白崇禧、黄绍竑,三路攻张发奎等,白崇禧实际并未参战,在上海向各界宣,“称第三国际谋再以广东根据地”。12月18日白崇禧辞上海卫戍司令,赴汉口任三路总指挥。12月20日国民政府重行编定各路军总指挥名称,29日白崇禧自汉口电何应钦等,声明赞同蒋中正复职。

1928年1月1日,因有传湖南的唐生智残部何键、刘兴、李品仙、周斓与蒋介石有联络,白崇禧决定继续对湘用兵,5日南京政府任命白为西征军总指挥,进攻湖南唐生智部。1月12日白崇禧自武汉赴前方督师攻湘,15日率领第三路和第四路军进攻,剿抚兼施,21日第七军和第十九军占领平江,25日第七军和第十四军占据长沙,李品仙退湘南,何键等退湘西,白崇禧指示程潜兵分两路继续追击,调第六军原留守广东的第十八师自韶关北上,夹击唐军,湘军抵挡不住接受改编。2月7日任南京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2月8日白崇禧率第七、第十九军占领衡州,15日攻克宝庆,23日叶琪部向白崇禧议和停战,愿受改编。3月4日李品仙、刘兴、周斓通电停战,准备北伐,11日白崇禧、李品仙、鲁涤平、程潜等通电,西征任务已毕,移师京汉路北伐。3月30日中央常委会决议,通过白禧崇等为广西省党部指导员。4月8日,国民革命军将两湖各军改为第四集团军,白崇禧为司令,11日任武汉政治会议委员,21日白崇禧令两湖军队集中北上助战。5月19日,白崇禧应蒋介石之邀赴郑州与蒋氏及冯玉祥会晤,商进兵京津计划,会后白氏即统兵北,21日蒋中正、白崇禧晤于新郑,白北上,所部仍在许州、郾城、信阳一带,屯驻未进,23日白崇禧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拨第七、第十三、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等军归白节制,25日南京军委会照准,26日自京汉路前方返汉口与李宗仁会商,决定带兵北上。6月1日白崇禧就任武汉北伐军前敌总指挥,5日自汉口北上,令屯驻豫境之第四集团军开往京津,并于11日开进北京,25日被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指定为北平临时政治分会委员。7月6日北平香山碧云寺总理灵前举行祭告典礼,蒋介石主祭,白崇禧、冯玉祥、阎锡山、吴稚晖、朱培德、商震等襄祭。


困守广西

9月间,蒋介石暗中订定“拉胡(汉民)倒桂”的计划,派刘兴北上到青岛晤唐生智,争取唐旧部反正,还说“抓到白崇禧就把他杀掉”。9月27日白崇禧辞代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权及右路军总指挥职务,并请班师回汉,未准,29日派代表邀张学良入关相会,张以病辞。10月7日白崇禧、杨宇霆再会于滦州商军事善后、交还车辆、关外易帜及解决热河等问题。10月11日第四集团军叶琪所部第十二军由津东班师回武汉,12日白崇禧派叶琪往奉天晤张学良。10月25日陈铭枢等到天津晤白崇禧,同赴北平,陈携胡汉民、谭延闿劝白赴新疆函,31日白崇禧函胡汉民、谭延闿等愿赴新疆,并提出计划,11月19日发表整理新疆国防及防制俄人南侵意见。11月28日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举行编遣会议,讨论该部编遣事宜,白崇禧兼任委员长。12月6日国府特派白崇禧等为两粤赈灾委员会委员。12月13日,胡宗铎偕何键到北平告白崇禧,谓蒋介石从江西暗中补给鲁涤平部,意在夹攻武汉,白氏指示武汉乃四战之地,不宜用兵,着胡宗铎告夏威、陶钧,令第四集团军全部从武汉撤退,集中湖南,紧靠两广后方,候命进止。12月18日电国府条陈西北国防办法,24日白崇禧在纪念周报告,谓被裁士兵复有为地方招去之事,并解释联奉传说。

1929年1月1日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蒋介石以“东电”邀白崇禧去南京参加“国军编遣会议”,白崇禧称病不出席,曾八上辞呈,17日入北平德国医院疗养,20日兼第十四师师长。1月22日,白崇禧电蒋中正,请裁撤第四集团军总指挥职,26日蒋介石表示慰留。2月9日出医院,14日免兼第十四师师长,15日任第四编遣区办事处主任。2月22日,主持武汉政治分会的胡宗铎不征求白同意,擅自撤换湖南省主席鲁涤平,蒋桂矛盾激化,蒋桂战争爆发在即,蒋介石乃派人策动廖磊叛离白崇禧,并派出特务企图暗杀白崇禧,幸廖磊向白崇禧告密,3月9日白崇禧离开北平,17日廖磊亲自护送白崇禧到塘沽港乘日本轮船离开,蒋介石令上海警备司令熊式辉拦截,被上海市长张定璠设法通知白崇禧亲信,日本驻沪总领事先一步把白崇禧从轮船上救走,经香港转回广西。30日白崇禧经日本到香港,即任粤桂湘鄂总司令,赴海防入桂,白为解除后顾之忧准备决定向广东进军。5月5日粤桂战争起,白崇禧在梧州通电组护党讨贼军南路总司令部,并亲自指挥清远桂军,合西江桂军向粤军夹攻,21日白崇禧与粤军在广州近郊大塘展开血战并取得胜利。6月18日湖南何键部第四路军吴尚、刘建绪、周斓三师在柳州为桂军白崇禧所败,退永福平乐。6月24日湘军攻柳州,被白崇禧清远部击败,退回桂林。29日第十五师李明瑞等占领南宁,李宗仁败走龙州,广西政权落入俞作柏、李明瑞手中。10月1日俞作柏、李明瑞通电反蒋,迅即失败,策动此次反蒋的汪精卫、陈公博乃欲与白崇禧合作。16日白崇禧回广西任“护党救国军”前敌总指挥,张发奎率第四军及第十五军之梁朝现部由桂林入湘,与白崇禧会合。12月10日白崇禧桂军进至军田、赤泥。
1930年1月15日李宗仁、白崇禧、张发奎各军反攻,2月4日白崇禧及张发奎军败第六路军(朱绍良)第八师毛炳文、第五十师谭道源等部于广西荔浦,5日再败5日第六路军于广西平乐,15日白崇禧、张发奎电阎锡山,劝武装迫蒋引退。2月27日白崇禧部进抵蒙江。3月14日,白崇禧等五十七人通电以十事诋责蒋中正,请其“敝屣尊荣”,“以党政还之国人,则干戈可化玉帛”。中原大战爆发,4月1日,白崇禧就任“中华民国军第一方面军总指挥。下决心不要后方,突向武汉,5月14日,白崇禧、张发奎部入湖南永明,进向零陵,何应钦坐镇武汉,下令湘军各部放弃正面,转入侧翼。6月3日白崇禧桂军、张发奎粤军败何键部刘建绪等于渌口、醴陵,5日占领长沙,10日李宗仁入岳州,此时桂军后续部队因黄绍竑舍不得广西地盘迟迟缓行,粤军蒋光鼐、蔡廷锴两师奉何应钦命突袭衡阳,桂军被拦腰斩断,李宗仁无胆量破釜沉舟,13日自岳州南退,16日武汉行营对长沙下总攻击令,17日白崇禧军退株洲、醴陵,何键部即入占长沙,7月1日张桂联军在衡阳与粤军激战,4日张桂联军自湖南退回广西全州。10月9日,白崇禧率桂军第八军李品仙、第七军杨腾辉及第四军张发奎进攻宾阳上林,援被滇军围攻的南宁,12日南宁守军黄旭初、韦云淞出击,接应张发奎、白崇禧援军,13日南宁解围,滇军被击走,24日白崇禧再败滇军于广西平马,30日滇军卢汉、朱旭等部经百色西退云南。

1933年1月27日,陈济棠、白崇禧、蔡廷锴会商决定“抗日、剿共同时并进”。11月20日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在福建发动“闽变”,成立“中华共和国”,22日白崇禧列名通电,责李济深、陈铭枢等“背叛主义,招致外寇,煽动赤祸,尽丧所守”,劝“幡然改图”。1934年6月21日白崇禧自广西抵广州,商赣南“剿匪”事,22日何键、陈济棠、白崇禧、蒋伯诚、薛岳在广州举行剿匪军事会议。7月14日白崇禧、黄绍竑访胡汉民于香港,15日白回广州。8月18日白崇禧赴赣南南安视察部队,9月7日离广州回桂。10月15日中央红军离开江西根据地实行长征,11月17日白崇禧赴湘桂边布置防务,在全州召开会议,确定了“对红军只宜侧击、追击,不宜堵击”的作战思想,18日红军前队攻龙虎关,22日红军一部经龙虎关入广西贺县白芒营,桂军和湘军联合追击堵截,26日红军全队进至道河以西湘桂交界,经永安关、龙虎关、清水关、雷口关入广西文市等地,桂军集中恭城、富川、贺县,防红军南进,时白崇禧在平乐指挥,但红军意图并非入桂,28日红军主力乘机西渡漓江,过广西兴安全州间之界牌西北趋,另支与桂军夏威部战于文市,占领新圩,蒋介石电责白崇禧任匪西渡,29日“追剿军”及桂军败红军后队于永安关、灌阳间,克新圩,红军强渡湘江,12月1日白崇禧电蒋介石等,有所申辩,并指“追剿军(何键)”瞻望不前,6日红军第一、第三、第五、第八、第九军团分三路自龙胜趋湘边,桂军由夏威、廖磊指挥追击,20日广西军组两纵队入黔追击,以夏威、廖磊任司令。

1936年1月28日,贵州省府主席吴忠信自南京到南宁,晤白崇禧,劝与中央合作。2月24日,日本松井石根大将自广州飞广西南宁,访白崇禧,25日返粤。3月16日,铁路部长张嘉璈到南宁,与白崇禧等商湘桂铁路建筑计划。5月14日,白崇禧、黄旭初到广州商时局,15日陈济棠就两广共同反蒋问题与白崇禧密商,达成协议,20日李宗仁亦到广州,22日居正、孙科等与陈济棠、白崇禧等会商时局,30日白崇禧自广州回南宁,密令各军动员入湘。6月1日,白崇禧联合广东陈济棠发动“两广事变”,4日电请中央准予出兵北上抗日。18日陈济棠因广东内部分化而下野,“两广事变”失败,22日白崇禧电冯玉祥,愿听命中央,25日国民政府调任白崇禧为浙江省政府主席,27日白崇禧不从,29日召开军事会议,征调民团,31日桂军分路进向广东封川、信宜。8月5日桂军增防梧州,禁止船只开行,9月2日程潜、朱培德、居正携蒋介石亲笔函到南宁,终于使白放弃反蒋,6日特任白崇禧为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两广事变终于和平解决,蒋介石邀白崇禧来粤,李宗仁自知广西大营交与内政能力更强的白崇禧效果更好,即毅然飞赴广州,充当人质。

抗日巨头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7月21日白崇禧、李宗仁、黄旭初联名致电国民政府,拥护蒋介石对日抗 战,26日蒋介石派刘斐赴广西,促白崇禧入京参赞中枢。8月2日蒋介石致电白崇禧,约他们赴南京共商抗日大计。8月4日,蒋介石派飞机将白从桂林接到南京,20日任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部长,主持制定抗战计划,提出对了日军作战的六条指导原则。

1938年1月1日军事委员会改组,白崇禧任军训部长,掌理陆海军训练整理、军事学校建设改进。2月,白崇禧特邀周恩来、陈绍禹、秦邦宪对即将开赴徐州前线的广西学生军讲话。3月24日,白崇禧随蒋介石至徐州视察,并留在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台儿庄会战,经常到战地与各军、师的高级将领联络,代表武汉大本营面致慰问,鼓舞士气。4月6日至8日,国民党召开五届四中全会,白崇禧增选为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5月15日自徐州城内移往南门外段家花园,16日撤离徐州。5月,“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在武汉成立,白崇禧任理事长。7月17日特任第五战区代理司令长官(李宗仁因病住院)。7月19日,白崇禧得知日军第六师团沿长江北岸向西进犯武汉地区,立即部署第五战区李品仙兵团12个师围歼这一路孤军,经大小战役数十次,反被日军击破并夺走田家镇要塞。9月军训部由武汉迁祁阳,12月迁桂林虞山庙。10月16日敌陷广东博罗,白崇禧自武汉赴广州指挥,21日敌陷广州。11月30日蒋介石令白崇禧兼任桂林行营主任,负责第三、四、七、九战区的作战,管理半壁江山。白崇禧兼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在武汉军事会议中,白崇禧建言提出“坚壁清野”、“焦土抗战”、“发展游击战、配合正规战”、“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取时间”等,这些建议,为军事委员会最高领袖蒋介石所采纳,遂成为抗日最高战略指导方针,对抗战全盘策略影响至深、至广。

1941年冬白崇禧编写了《游击战纲要》一书。1943年5月,重庆成立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白崇禧为常务理事之一。7月蒋介石派白崇禧到兰州,办理甘肃回民暴动善后事宜。9月出席国民党五届十一中全会。1944年1月1日,以抗日期间着有功绩,国民政府授白崇禧青天白日勋章以资嘉奖。5月21日,吴铁城、张群、熊式辉、张治中、王世杰、白崇禧、朱家骅会商党务,纠正陈果夫、陈立夫行动。5月日寇沿粤线南犯,长衡会战爆发,蒋介石原要白崇禧前往四、九两战区指挥作战,白以蒋不听从他的在桂柳决战的主张,仅允传达统帅意旨,而不愿担任指挥任务。6月22日白崇禧从重庆飞桂林,先与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会商,25日白崇禧、张发奎召开第四战区高级将领会议,制定初期作战计划,成立桂林市城防司令部,派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淞为桂林防守司令。7月14日,去湖南晤第九战区薛岳,建议该战区主力应部署在湘桂铁路两侧,使日敌不敢沿湘桂路直驱直入而攻桂林,薛不允。9月,蒋介石派白崇禧以副参谋总长的名义前往第四战区指挥桂柳会战。10月30日,白崇禧从柳州飞返重庆,向蒋介石报告湘桂战况,仍要求第九战区主力,应集中湘桂沿线作战,薛岳虽将杨森兵团、李玉堂兵团调入广西,但为时过迟,与第十六集团军未能紧密配合,终于出现湘桂大撤退,一泻千里的局面。11月10日柳州陷落,11日桂林失陷,桂柳会战以中国军队的失败而告结束。11月兼“海军整建委员会”委员。


内战烽烟

1945年5月5日国民党在重庆召开六大,白崇禧在大会上做军事报告,19日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委员,31日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8月后著有《现代陆军军事教育之趋势》。10月3日,国民政府令“陆军二级上将白崇禧晋任为陆军一级上将”。10月10日授予抗战胜利勋章。11月11日白崇禧参加复原整军会议,会前期期以为不可裁军,13日在整军会议宣布裁撤各军官分授及各班团。1946年1月4日白崇禧自重庆到南京,7日何应钦自南京飞重庆,白崇禧代理陆军总司令职,10日自南京飞徐州视察,12日回京。3月1日被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第二次全体会议主席团成员,17日选为中央常务委员。5月7日白崇禧、封裔忠、顾祝同等到青岛。1946年5月7日,白崇禧、顾祝同、王耀武、夏楚中等30余人视察青岛[5] 。16日白崇禧到北平,17日飞沈阳与杜聿明商讨东北作战问题并且参与指挥,率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等将领一举击溃林彪,20日白崇禧自沈阳赴四平街视察,白主乘胜大举追击,22日白崇禧离沈阳飞北平转南京,23日随蒋介石再飞沈阳,30日随蒋到长春视察,并接见士绅,即飞北平,31日自北平回抵南京。

1946年5月15日,国防最高委员会决议,任白崇禧为国防部长,23日下特任令。5月31日国民政府明令设立国防部,国防部长掌有关国防政策计划之筹划与建议、军事各项政策与方针策定颁布,及军政设施之审核督导、总动员有关事项之审议与建议,并指导国防部与政府各机关之联系及其实施之协调。6月1日国防部在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旧址正式成立,白崇禧任第一任部长。7月23日白崇禧到徐州视察,8月23日飞牯岭,与蒋介石、马歇尔商谈战局,26日自牯岭返南京。10月3日国民政府派白崇禧为绥靖区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11月成立国防科学委员会,白崇禧兼主任委员。

1947年1月30日成立行政院绥靖区政务委员会督察团,白崇禧为团长,2月13日白崇禧抵南通,召开绥靖区会议,26日到北平出席冀热区绥靖会议。3月3日白崇禧到张家口,4日到绥远,6日到太原,7日返回南京。2月28日台湾爆发“二二八事变”,3月9日白崇禧奉派准备赴台湾,11日国民政府派白崇禧前往台湾宣慰,对于此次纷扰事件权宜处理,白崇禧对旅沪台人代表陈碧笙等申述处理台变方针(改革政制,取消专卖制度,台省省内省外人一律平等,派兵为国防上之需要,非为镇压人民)。3月17日白崇禧及蒋经国自南京到台北,即发表文告,宣布处理台湾事变四原则,18日访台湾参议会,并招待台北各界人士,22日到台南,23日到台中,25日经新竹回抵台北,26日在台北广播劝高山族检举现场逃逸之“暴徒”。4月1日白崇禧发表处理台湾善后五项办法,2日自台湾返抵南京,7日报告台湾事变善后,主改革政治经济制度,调整人事。4月23日特任张群内阁政务委员兼国防部长。5月1日,白崇禧在立法院报告军事,决”先完成统一”。6月12日王世杰、白崇禧出席立法院,说明北塔山事件,7月14日白崇禧谈新疆情形复杂,东北军事危机未全解除。11月7日,蒋以虞电命令成立国防部九江指挥所,派白崇禧部长坐镇九江,进行统一指挥五省辖区作战,并指导豫皖赣湘鄂五省省政府和该省之保安部队,其任务是“彻底勘平津浦路以西,长江以北,平汉路以东,淮河以南大别山区匪乱,巩固治安”。随后白崇禧在确山战役中化解陈赓和粟裕的两面夹击,力保整20师不失。11月10日蒋介石召见白崇禧,要他在九江设立国防部长指挥所,动员中原五省兵力,对刘邓大军采取防堵阻击措施,这是国共大战以来,蒋介石第一次授予白崇禧以指挥权,他主张机动作战,但他的300架运输机在全国五大战略区机动和集中10个整编旅骑兵的计划不为蒋所接受,17日“国防部长九江指挥所”宣告成立,主要力量是第五绥区和第八绥区部队和张淦第三兵团、张镇首都卫戍司令部、直辖部队等,约二十余万人。11月24日白崇禧到蚌埠布置军事,27日白崇禧到九江,主持华中战事,曾提出“总体战”口号,呼吁“全民动员,同灭共党”。12月4日白崇禧自九江抵汉口,指挥大别山区战事,对抗大别山的刘邓大军,5日自汉口到信阳布置军事。12月7日白崇禧在汉口谈清剿计划,“加强地方自卫武力,军事与政治经济严密配合”,12日白崇禧之指挥部自九江移汉口,19日自汉口到长沙视察。

1948年1月16日,白崇禧在九江召开豫皖鄂湘赣五省“绥靖”会议,19日自九江回汉口,2月6日自汉口回抵南京。3月29日国民大会在南京揭幕,白崇禧作为代表参加,但反对“行宪”。4月12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国民大会报告军事,北方代表要求挽救军事危机,严厉抨击陈诚。4月24日,李宗仁因蒋介石意图操纵副总统选举而声明退出,蒋介石无奈,25日国民党中央常会讨论副总统选举问题,推白崇禧向李宗仁解释误会,盼停止互相攻击之宣传,在白崇禧的策划下,29日李宗仁当选为副总统,桂系声势大振,更引起蒋介石的忌恨。6月1日新政府成立,特任白崇禧为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11日白崇禧力辞华中剿匪总司令职,15日在黄绍竑劝说下打消辞意,25日白崇禧自南京抵汉口,26日自汉口到豫南前线视察,28日在汉口正式就任总司令,29日“国防部九江指挥部”改为“华中剿匪总司令部”。7月5日白崇禧在汉口讲演,主整肃人心,切实执行“民生主义”的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争取民众,实施“总体战”,10日白崇禧到蚌埠,主持绥靖会议,26日白崇禧自汉口到南京,谒蒋介石,8月2日参加军事会议,9月9日白崇禧自南京返汉口。9月22日设立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政务委员会。10月24日,何应钦、白崇禧统一指挥华中和徐州两个“剿总”的部队,重新提出“守江必先守淮”的方针,蒋介石已然答应,白崇禧也表示同意,但后来看出调整部署已经来不及了,怕是蒋介石要他背黑锅的陷阱而坚决拒绝。11月5日到南京参加会议,7日自南京返抵武汉。12月24日白崇禧从汉口发出“亥敬电”,要求蒋介石下野,企图依靠长江天险,维持国民党在江南的统治。12月24日白崇禧电请何应钦、张群、张治中,转蒋介石,谓“人心、士气、物力已不能再战”,主与中共谋和,逼蒋下野,此为“亥敬电”。12月25日,新华社公布“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的四十三名战犯名单,白崇禧列第四位。12月29日,湖北省参议会通电主以政治方法解决国事,30日白崇禧将该电转张群代呈中央,此为“亥全电”。

1949年7月17日白崇禧到广州,18日回长沙,22日解放军逼长沙、株洲,白崇禧自长沙移驻衡阳。8月4日程潜和陈明仁在长沙和平起义,蒋、白虽极力劝阻而未成,13日白崇禧到广州。9月14日白崇禧连日在广州与余汉谋、薛岳商华南军事,17日返衡阳,为了坚定美国给他十个师装备的,表示他还有作战的意志,他不断反突击,甚至以劣势兵力与装备在青树坪包围了四野钟伟军的一个师并予以重创(青树坪战役),他甚至使林彪相信他要反攻武汉而把军队后撤部署,他乘机全力南撤,伺机在衡宝线与林彪决战。丁盛的135师由于电台问题没能与总部保持联系孤军深入被桂军包围,但是丁盛死死咬住白崇禧主力导致林彪主力有时间一拥而上取得衡宝战役的全胜。10月2日与蒋介石、白崇禧等会商军事政治,解放军展开两翼,以柳州为中心发动钳形攻势,迅猛前进,6日解放曲江,7日白崇禧部自衡阳退至桂林,16日白崇禧全线退入广西,解放军紧追入桂,19日白崇禧号召广西民众“保乡卫国”,23日白崇禧等到海南岛,24日会商防务,27日到重庆,主张劝李宗仁到昆明去“休息”一段时间。11月3日李宗仁飞昆明,白崇禧即主动为蒋复职,提出一个拥蒋复职的方案。11月6日在桂林商讨军事,决定主力向南转进,8日白崇禧向美国广播,呼吁援助,21日飞桂林最后一次召见李宗仁,20日再到重庆,21日返南宁,解放军击破黄杰兵团防线,渡过小溶江,22日解放桂林,25日柳州、梧州解放,26日第十一兵团(司令官鲁道源)在广州濂江被陈庚部重创,退海南岛的路已经被封死,30日第三兵团(司令官张淦)被全歼。12月4日白崇禧到海南海口,4日所部十余万在桂粤之交溃败,徐启明兵团亦全军覆灭,桂系实力尽失,12日解放军占领镇南关,白崇禧乘飞机到香港,13日黄杰兵团逃往越南,18日白崇禧部三万人进入越南,28日白崇禧飞往台北。


总数:2 页次:1/1 首页 尾页  
总数:2 页次:1/1 首页 尾页  


该采集也在以下书单中



发表评论:
文本/html模式切换 插入图片 文本/html模式切换


附件:



NEWBT官方QQ群1: 276678893
可求档连环画,漫画;询问文本处理大师等软件使用技巧;求档softhub软件下载及使用技巧.
但不可"开车",严禁国家敏感话题,不可求档涉及版权的文档软件.
验证问题说明申请入群原因即可.

Copyright © 2005-2017 clq, All Rights Reserved
CLQ工作室 版权所有